Central News

Exclusive interview of ZHANG Xian —wen

Published time :2018-05-09 17:45:00

他是民國史研究的帶頭人,他所主編的《南京大屠殺史料集》,是日本軍國主義戰爭罪行的鐵證,受到社會各界的一致好評,成為當今中華民國史研究學界最具標志性的成果。

他是建國六十年時黨中央、國務院邀請的六十名新中國各個時期、各個領域“創新、創業、創優”優秀人才代表之一,也是教育部系統人文學科的兩位代表之一,赴北戴河進行學術活動。

他就是無數史學家眼中的“民國史巨子”——張憲文教授。

201758日,歷史學院中國史系2016級碩士支部有幸采訪到了八十多歲高齡的張憲文教授,聽他講述他成為一名黨員的故事,講述他與南大、與歷史研究的不解之緣。

放榜、煉鋼與入黨

為什么學歷史?學完歷史做什么?每一個以歷史為志業的人在踏入史學大門時,都會有這樣的思慮和考量。即便是后來身為南京大學中華民國史研究中心主任的張憲文教授,在1954年填報志愿、查看榜單后,也面臨著這樣的困惑。那時他剛滿二十歲,原本的志愿是去東北、北京或是上海學習經濟,最終他在南京大學歷史系的榜單里找到了自己的名字,開始了與南京大學的不解之緣。

1958年是全民大煉鋼鐵的一年,作為大四的“老學長”,他更是積極參與?!暗酱髮W化學系借了一個坩堝,在地上挖坑,把坩堝放上,然后把原材料放進去,用高溫,一兩千度,原材料也化掉了,也倒出來了,然后冷卻了”,時隔近六十年,張憲文教授仍然清楚地記得“一千零七十萬噸”的煉鋼目標和這個煉鋼的趣事。

當年7月,畢業前夕,張憲文教授懷揣著建設國家的崇高理想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澳菚r候的理解和現在的理解不一樣,大量生產工業產品,推動社會主義建設高潮,對年輕人的吸引很大?!彼麄儗h和國家的感情極其濃厚,其時南京大學的校園里就貼有很多標語——“到邊疆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被子、褥子、床單、枕頭,網袋、臉盆、水壺、漱口杯,他把四年前從山東帶來的鋪蓋卷又重新打包,做好了去青海的準備。

事情的發展卻是出人意料,1958屆歷史系畢業生的分配中,“有四五個同學到青海,有兩個同學到黑龍江,有兩個同學到山西”,滿打滿算要去青海的張憲文教授則是成了四位留校同學中的一個,但是一心想著奉獻國家的他心里并沒有多大震動,“當時大家希望做專業工作,沒有北上廣這樣的概念,也沒有說要回家鄉去,就想從事自己的專業工作?!?/span>

 

婚禮、白菜與吃魚

1950年代末到1960年代初的南京大學歷史系,年輕的教職員占了大多數,操辦婚禮自然成了極其有趣的事情。對于生活簡樸的他們來說,兩個人的鋪蓋合在一起是婚姻最直接而本質的表示。在張憲文教授的印象里,他就為不少老師操辦了婚禮?!敖Y婚的時候系里面有名單,比如說張三要結婚了,大家出份子,每個人五毛錢,五六十個老師加起來三十塊錢?!比畨K錢在當時也不算小數目,能夠為新人添置一些新婚的用品。1959年底,張憲文教授結婚時,就用這筆份子錢買了張床。會議室擺了長桌,老師們熱熱鬧鬧地圍成一圈,起哄著讓新人啃蘋果,唱支歌,談談戀愛史?!敖Y婚不像現在花那么多錢,也不像現在這么熱鬧,也沒新衣服穿,就是戴一個花,都非常簡單?!钡麄兌紭吩谄渲?,是今人無法體味的意趣。

婚禮是少有的“奢侈”,簡樸才是生活的主旋律。那時張憲文教授的愛人也在南京大學工作,兩個人的工資幾乎都用來維持一日三餐的開銷,每月最多能拿出十幾塊錢為兩個孩子添置衣物,舊衣上的補丁已經層層疊疊了。最困難的時候,一家人早晚只能吃稀飯,中午才能吃一頓干飯。他們每月只能領到一斤肉和六兩油,時常是清水煮白菜應付度日。到1966年文科院系遷往溧陽辦分校時,他們才有了一筆九十塊錢的存款。

在學校,張憲文教授甚至還曾帶著老師們在校園的草坪上種菜。這些菜被賣給了食堂,老師們用換來的錢“搓一頓”,張憲文教授至今都記得在中山陵附近餐館吃魚的事,“肚子里沒油水,就要吃點葷菜嘛”。習慣了稀飯和白菜的腸胃,乍一遇到大魚大肉的刺激,果斷罷工,“吃完之后回到家,當晚就拉肚子,一夜拉了好多次”,大家都開玩笑吃魚沒補上營養就算了,還造成了損失。

“清水煮白菜”、“魚肉反傷身”,即便是在生活如此艱苦之時,老師們對共產主義的信仰一點都沒有動搖?!皹巧蠘窍?,電燈電話”,物質的充沛和生活的美好是他們對共產主義最簡單的理解和最誠摯的向往。不管此后的人們對于這段歷史的認識如何,在張憲文教授看來,對那時的黨員而言,“對未來的信心、前途真沒動搖”。

“一報兩刊三口袋”

 19589月正式留校后,張憲文教授被安排承擔中國現代史的教研任務。他心里明白,“中國現代史在史學里面可能是最難教的,難在它不是一個史學研究的框架,而是國共兩黨、革命反革命這種概念”。但是作為一名黨員,他“沒有二話,絕對服從”,開始了中國現代史的執教生涯。

現代史教研最開始遇到的困難就是——“沒有資料,沒有教科書,只有‘一報兩刊三口袋’”。一報指人民日報,兩刊指紅旗雜志,三口袋則是中共中央宣傳部印發的三袋中共歷史文件的戲謔之稱。寫文章也大多圍繞毛澤東的著作和思想進行闡述,而諸如“抗日戰爭”這樣的歷史事件,年輕的學生們不了解,老師們也沒有教材,現代史的教學和研究非常困難。

1972年,周恩來總理再次提出要研究中華民國史。這項任務從人民出版社手中又移交給了中華書局,直至1974年最終落到張憲文教授的身上。十年后,他在南京大學成立了中華民國史研究室,這一年也可謂是民國史研究的轉折點。經過張憲文教授的不懈努力,研究室在1993年正式更名為南京大學中華民國史研究中心,對民國史研究做出了極大貢獻。民國史也從當初的“險”學,成為如今炙手可熱的“顯”學。

《中華民國史綱》、《中華民國史》、《中國抗日戰爭史》、《蔣介石全傳》、《南京大屠殺全史》、兩岸合著《中華民國專題史》……“一報兩刊三口袋”那樣特殊的歷史時期已經成為過去。他所主編的《南京大屠殺史料集》,是日本軍國主義戰爭罪行的鐵證,受到社會各界的一致好評,成為當今中華民國史研究學界最具標志性的成果。張憲文教授帶領著一批批歷史學人將中國現代史的研究推上了一個新的巔峰。

 

追求本質,堅守真理

 1962年,著名史學家翦伯贊教授到南京演講,在南京大學開了一場座談會。有一位老師向翦伯贊提問:“翦老師,我們學歷史干什么,學歷史有什么用???”張憲文教授記得,翦伯贊并沒有給出一個清晰而明確的回答。在進入歷史系后,他也時常思索,歷史到底有何功用。

 歷史系教授陳恭祿老師看文章,總要先看后面的注釋,他認為寫文章要有第一手資料,有事實的根據,用事實說話。從陳先生這里得來的教導,是張憲文教授對歷史學者史德最初的認識——追求本質、堅守真理?!皩W歷史應當追求歷史的真實,要把歷史真相揭露出來……要堅守真理,我們學者有一種學術的勇氣,就是為了真理?!?/span>

那時蔣宋孔陳四大家族的說法很廣泛,張憲文教授根據歷史事實進行考證,認為“四大家族”的概念不是很恰當,“蔣宋孔陳,蔣沒有財產,陳也沒有財產,陳到了美國養雞,還是向朋友借的錢。只有宋和孔有點財產,還構不成一個大財團,所以整個蔣宋孔陳是一個財團不大可能”。他給1977級、1978級的歷史系學生上課的時候就著重強調了這一點。后來他還為“四大家族”的考證動員上海著名經濟學家丁日初先生寫過兩篇文章,影響廣泛,“四大家族”的概念在教材里就漸漸消失了。

對于歷史學者的責任和歷史學的功用,他有自己的深刻見解:“第一要推動歷史學科的發展……第二要為國家、民族的戰略需求服務?!?/span>1990年代后,國家教育部特別重視歷史學在國家戰略需求方面的作用,以南京大屠殺為例,兩國始終不能達成共同認識,當時的日本人認為是中國人制造了大屠殺的謊言。北京方面最終將大屠殺史料搜集和整理的工作安排給了張憲文教授。

“我們歷史學者應該有這種義務、有這種責任,去把南京大屠殺這段歷史搞清楚?!鄙碓谀暇┻@座城市,張憲文教授覺得這種義務和責任更大。他向江蘇省委宣傳部匯報了經費短缺的問題,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支持。最早籌得了一百萬元,為這項工作提供了經濟保障。研究成果得到了海內外的強烈關注,甚至連日本外務省都曾指令駐上??傤I事館到南京大學對此進行兩次采訪。這些一手史料都是南京大屠殺的直接證據,侵華日軍實施南京大屠殺的暴行無可辯駁。

為什么學歷史?學完歷史做什么?很多人都認為學歷史就是講故事,學歷史就是背書,畢業了就是教書,如此而已。張憲文教授告訴我們,“學歷史有它的功能和價值,對國家民族來講,它的功能更加重要?!弊鳛楫敶兄居谑穼W研究的我們,應當銘記并努力踐行張憲文教授所言,深切體悟歷史的功用,用歷史研究為國家建設服務。




Prev:The 14th doctoral students' academic lecture is held successfully

Next:The 15th doctoral students' academic lecture is held successfully

Copyright:Center for the history of republican china 

Tel (fax): 025-83594638 Mail: [email protected] Address: Yi Fu management science building, 22 Hankou Road, Nanjing.


027期曾道人欲钱料 2019年低估值绩优蓝筹股 时时彩计划 海南博彩业 上海11选5走势图表 文化长城股票股吧 海南七星彩打4个号码 贵州快三贵州十一选五 pc28加拿大在线预测99 四川金7乐查询 广东快乐十分预测号码推荐号码